欢迎光临,同昌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 !

联系我们

地址:昆明市五华区人民中路36号如意大厦9楼

电话:0871-67177183

服务热线:400-6688-199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员工之家 - 正文

员工之家

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接受审查!看他的是非功过和保险业的这五年

发布时间:2017-4-11 | 阅读次数:1375

资料来源:慧保天下

    2017年4月9日下午2点30分,中央纪委监察部官网发布消息称,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席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此前,香港媒体曾多次报道称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但在这之后,项俊波还是出席了一些公开活动。例如,2017年2月22日,项俊波还连同另外三位保监会副主席出席了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厅举办的新闻发布会。


    而其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场合是4月6日,中国保监会与中国地震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现场。他和中国地震局局长郑国光在签约仪式上致辞,并为中国地震风险与保险实验室揭牌。

    一切的祥和都在2017初打破,外媒连篇累牍报道了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违纪受调查一文,风传天下。事出哪里,从目前公开信息而言,尚不得而知,坦率的讲,项俊波的保险五年最大功绩乃放行投资领域,以投资盘活保费端口,保险行业得以度过最为艰难的2010-2012岁月,带来了更高的利润和保费增长。


    不过,鱼跃涌入的诸多资本大鳄,及所带来的资产驱动负债模式也给行业引来诸多非议。是非功过,尚需以历史的辩证视角看待。以下乃慧保天下整理项俊波入保险5年所为,供诸君共鉴。


    请回答2012:穿透五年历史迷雾,且看短期理财险3万亿的狂飙突进|大讨论之一


    为什么要回到2012年?2012年是个大年份,今天热议的脱实向虚、过度金融化、互联网大数据等都草灰蛇线地在那一年埋下了伏笔,或拉开了序幕。当然,最重要的是,十八大的召开,一个新纪元的开端。

 

    2012-2016年这段大历史中,中国经济表现有两大主线,一是金融繁荣下的大资管君临天下,二是互联网+浪潮对各行业的强势侵袭。这两大背景也主导了中国保险业这五年的一个发展脉络和市场走向,两大条线都各自在保险业有浓墨重彩的映射。

 

    本文是这前后跨度五年的保险断代史的一个横截面,讲述了时代大势之下,本是金融小弟、偏安一隅的保险业如何借助3万亿的短期理财险,在资产端扫八荒、卷六合、风行天下,最终成就百态江湖、山河重划。

 

    为何是3万亿?据『慧保天下』估算,这五年间收益较高、期限较短的理财险业务累计规模至少有3万亿元。2013年,监管在公布保费数据时,开始公布“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一项,四年累计2.66万亿元,剔除其间期限较长的业务,加上五、六千亿元规模的理财型财险业务,粗略估算2012至2016年间,短期理财险规模超3万亿并不为过,这还未考虑原保险保费中所包含的部分中短存续期业务。从2015年、2016年万亿给付退保压力来推算,也应该是不小的规模。


    楔子 · 遍地保费年代的终结


    在正式进入这段五年断代史之前,先把我们的镜头拉向更广阔的历史视角中,让这些浮光掠影告诉我们曾经的保险历史发生了什么。

 

    中国当代保险的故事应该从1979年讲起,这一年,尘封了20年的中国保险业务复苏。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此后近十年独步天下,直至 1988年,平安保险、太平洋保险的诞生打破这一局面。

 

    四年后,一个美国老头——格林伯格拿下迄今为止唯一的一张外资独资寿险牌照,友邦保险携个人营销员制度回到中国上海,一个属于个险营销的时代启幕。

 

    1996年,寿险年度保费即超越财险,国内保险市场首度大扩容,再添五家险企——新华人寿、泰康人寿、华泰财险、永安财险、华安财险,银保渠道威力初显。

 

    1998年,属于保险的大年份,保险专属监管机构——副部级的中国保监会成立,原人保一把手马永伟成为第一任保监会主席,来自中纪委的吴定富任副主席。2002年底,吴定富出任主席,2003年保监会升任国务院正部级事业单位。

 

    此后经历2001年入世前后的外资保险大开闸、2004-2005年前后的民营险企扩容潮,直至2006年的“国十条”颁布,保险业负债端在个险、银保渠道的增长驱动下,一路高歌猛进。

 

    数倍于GDP增速的保费超高增长,可以掩盖很多深层次矛盾,譬如说“看天吃饭”的投资收益:2007年牛市助力投资收益达到12.17%,行业皆欢愉;2008年金融危机,大熊市来临,投资收益1.91%,哀鸿遍野,保险股权无人问津。此后四年投资收益率6.41%、4.84%、3.57%、3.35%,逐年走低。

 

    直至进入保险历史上唯一一个负增长年份,2011年人身险保费同比下跌8.57%,受此拖累,全国原保险保费负增长1.3%。

 

惨淡的投资收益、戛然而止的保费高增长,换来的就是广大保险经营主体的生存困境。2012年,保险公司利润总额为466.55 亿元,同比减少198.44亿元,下降29.84%。其中,寿险公司利润仅有69亿元,同比减少305.36亿元,下降81.6%。

 

    如果抛开中国人寿、平安人寿、太保寿险、新华保险、泰康人寿、太平人寿、人保寿险等有根基底蕴的老牌险企,寿险公司几乎全军覆灭,中小寿险公司更是亏损严重。

 

    事实上,过低的投资收益水平和过低、过严格的预定利率管制已经成为削弱寿险保障功能、抑制寿险产品需求的重要因素,也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保险产品吸引力低、销售困难以致销售误导等一系列问题。

 

    保险行业形象,在那两年滑入谷底。

 

    时局的扭转还在等待一个可以一锤定音的人,一场自上而下的改革。

 

    此后五年间,行业利润大增,灿烂一众金融兄弟;保费收入节节高,尤其是寿险保费由最初的不足万亿元,到3.45万亿元;资本市场中,更是一扫萎靡,纵横捭阖,强势崛起。

 

    遗憾的是,一枝独秀大好局面落幕2016。由于南粤姚老板的莽撞冒进,踩红线而不知,繁荣戛然而止,甚至引高层、实体企业界、资本监管大佬共怼之,牵连行业灌猛药。

 

    下面,我们回到这段历史的原点,2011的岁末和2012的年初。

     启幕

    一场自上而下的项氏改革

    项主席半载调研诊断出方投资新政十三条,黄助理年终把脉寿险提虚胖顺应大势改产品


    2012年是中国金融领域“风起云涌”的一年,原本各自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的金融机构,突然发现行业之间的“篱笆”被推倒了。

 

    这一年,利率市场化的金融改革背景下,金融监管政策开始发生重大变化,银行、证券、保险大踏步放开投资限制、拓宽投资渠道,金融混业的趋势几乎是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席卷而来。

 

    “确实也没想到会来干保险”的项俊波,2011年底成为金融大街15号第三任当家,也是历任当家中唯一的中央委员。这位干过20年审计,负责筹建过上海总部的央行副行长、推动了农行改制上市的董事长的中央委员,有着足够丰富的大金融履历。

 

    上任的半年中项俊波几乎未发声音,足迹遍布广州、深圳、宁波、海南、武汉、江苏、温州、山东、辽宁等多个省市,多与金融改革相关,并在2012年4月,随同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调研沪上保险业。

 

    这一年6月中旬保险股集体疯涨,导火索便是6月11日-12日,保监会组织的那场“保险投资改革创新闭门讨论会”商议十余项保险投资新政(征求意见稿)。

 

    一个月后,“国务院领导也明确指示我们推进保险资金运用市场化改革”的支持下,项俊波一口气推出投资新政13条,涉及投资债券、股权和不动产、理财产品等证券化金融产品、金融衍生品、股指期货,还可以参与境外投资进行委托投资等

 

    经此举,保监会能放开的保险资金运用领域基本都放开了。

 

    2013年初,项俊波接受《财新》采访时曾对推出的险资新政做过如下解释,“管死险资是更大的风险,推进资金运用机制的市场化改革,对保险业来说是从根子上解放和发展生产力”。

 

    同时,他还表示,保监会要“跳出保险看保险”,保险不只是卖保险,不能只见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只有放眼经济发展的大局,才能找准保险的位置。

 

    同年底,另一关键人物登场——原广东保监局局长黄洪奉调入京,出任保监会主席助理兼寿险部主任,做出“推进寿险业进一步改革创新的环境已经形成,条件已经具备”的判断,并引用邓小平92南方谈话名句,“不冒点风险,办什么事情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万无一失,谁敢说这样的话?”

 

    春江水暖鸭先知,这一年,生命人寿注册资本金接近百亿元,总资产突破千亿元,是2008年总部搬迁深圳之前的10倍。

 

    还是这一年,“明天系”在保险业浮出水面。源自新华人寿旧将的生命人寿班底在保险市场流动,赵子良、高焕利、郭自光各自挂帅明天系旗下险企——华夏人寿、天安财险、天安人寿。


     前奏

    保障、理财之争一锤定音

    深化改革培训班奠定大资管时代项氏大保险思路,解植春万言书拉开费改大幕资产驱动负债渐成型


    2013年紧跟2012年之大势,国内金融界继续放松管制、推动金融脱媒和利率市场化进程,金融产品创新不断,资产管理业务边界更广,证券、保险、银行、基金、信托之间的竞争壁垒被打破,资产管理行业进入全面竞争时代。

 

    这一年初,冰封十四年、论证近六年、搁置近两年的人身险定价利率市场化改革终于正式破冰——保监会向各人身保险公司下发《关于开展人身保险费率政策改革试点的意见》。

 

    时任光大永明人寿董事长解植春发表“万言书”,倡言推进费率改革,并得出“费率管制之下的保险业有逐渐被边缘化的趋势”的判断。

 

    当然,这一年最重要的事莫过——保险行业多年来争论不断的保障与理财的问题得到了盖棺论定式的评价。

 

    这年7月,一场名为“深化改革 创新发展”的保险业深化改革培训班在京召开,项俊波提出大保险概念,

 

    关于保障和理财的问题,还是要辩证地看。保障功能,是保险的基本功能。同时也要看到,理财和保障并不对立,居民财富持续增加也是一种保障。财富管理也是金融业的发展主流,理财型产品的发展,对于保持保险市场的稳定增长,巩固保险在金融业中的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这一年保监会每月公布的人身保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表多了两个新名词:“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投连险独立账户新增交费”。

 

    根据新会计准则,“原保险保费收入”已不再是人身险行业及公司所有保费收入的笼统概括,而是指传统险及通过保障风险测试的分红险及万能险的保费收入部分。没有通过风险测试的万能险和分红险的投资收入部分,则不被视作保费收入,而被列入“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投连险则按独立账户进行新增交费统计。

 

    2013年,“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达到3200亿元。生命人寿、前海人寿、安邦人寿、天安人寿、华夏人寿、正德人寿等一批中小规模人身险公司,落袋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远远多于“原保险保费收入”。这意味着,这批人身险公司当时售卖的已经多为投资型万能险等产品。

 

    2013年,斩获708亿元规模保费的生命人寿开始将资金大规模注入股市,耗资数十亿元大举吃进农产品、金地集团股份;2013年下半年,生命人寿大举建仓在港上市房企佳兆业和老牌煤炭龙头中煤能源等多只股票,合计百亿元规模。且开始运作自身的地产项目——“生命金融城”。

 

    安邦方面,吴小晖走向台前,担任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自2010年拿下售卖投资型财险资格的安邦财险,2013年的“保户储金及投资款”已接近千亿元规模。同时,安邦财险斥资过百亿拿下招商银行5%股权。

 

    值得关注的是,收益较高的短期理财型业务出现了成本更为低廉的渠道——网销。

 

    2013年“双十一”被视为网销理财险的开端,这一天国华人寿、生命人寿各自销售了3.18亿元、1亿元的理财产品。随后,弘康人寿、珠江人寿等中小险企跟风而来,也就有了后来网销理财险千亿元规模的神话。


     二重奏

    寿险市场座次初洗牌

    短期理财型业务引发监管注意寿险座次初洗牌,新国十条普天同庆传统巨头战略收缩非标资产大扩容


    2014年8月13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行业内称之为新“国十条”,宣称保险业的大发展从“行业意愿上升到了国家意志”

 

    八年后再见国家层面的政策支持,且力度更大,对于保险从业人员的信心提振毋庸置疑。负债端产品费率的放行、资产端投资领域的开闸,直接促成了2014年险资投资收益率的再攀新高,达到6.3%,行业净利润突破2000亿元,同比翻番。保险大繁荣君临,新任保监会领导班子行业内威信到达顶峰。

 

    投资收益的上升直接催生了销售端口的暴增,寿险增速重回高位,无论是原保险保费还是规模保费都有约20%的高速增长。

 

“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带动下,短期、较高收益理财型保险渐风靡,终引发监管担忧。

  

    项俊波在当年的保险业一把手培训班上首次厉言,

 

    目前中国保险业的高现金价值业务存在预期收益高、产品期限短、保障功效弱、资本占用大四大风险隐患,资金应用存在坏账风险、错配风险、道德风险三大危险”,并用到了“打政策擦边球”“在刀头舔血”。

    同期,分管投资的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撰文《保险资金要避免成为风险最后接棒者》发出警告,保险七大潜在风险:

 

    区域性地方债务风险逐步增加;

    房地产市场下行压力较大,保险资金不动产投资的顺周期风险值得关注;

    金融市场“刚性兑付”逐步打破,部分金融产品信用风险增大;

    保险负债业务呈现短期化和高收益倾向,带来较大的资产错配和流动性风险隐患;

    道德风险、不正当关联交易、利益输送等潜在风险隐患正在不断积聚;

    投资冲动和能力不足的矛盾依然存在;

    资金运用风险管理薄弱的问题较为突出;

    这些业务将保险资金成本推高到远超出投资能力和市场支撑的地步。

    2014年初,保监会寿险部迎来两位监管大员——主任袁序成、副主任王治超。2014年2月,保监会出台第一份高现价监管规定——《关于规范高现金价值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保险公司销售高现金价值产品,保持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50%。并给出高现价定义,第二保单年度末保单现金价值与累计生存保险金之和超过累计所缴保费,且预期该产品60%以上的保单存续时间不满3年的产品。

 

    且据说在2014年8月,在一次精算会议中,有过一次对当时寿险产品的深入讨论。但这些微弱的声音终抵不过市场的滚滚浪潮。保费规模激增,资产驱动负债型险企大发其财,效仿者众。

 

    安邦保险海淘模式开启,2014年耗资19.6亿美元买入华尔道夫、2.76亿欧元买入比利时FIDEA保险公司……安邦财险年度净利润175亿元,超越老大人保,财险业第一。

 

    另一猛人生命人寿2014年挥资数百亿元染指金地、农产品、光大银行、华夏银行、浦发银行等多家知名上市公司,并联合房地产企业巨资收地。

 

    居于南粤的姚振华也在2014年强势表态,未来三年将保费规模扩张至500亿元。彼时前海人寿开业仅两年。实际上,姚老板低估了自己的实力,2015年前海人寿保费就远超这一数字,达到780亿元,2016年更是超过千亿元。

 

    相对于上述猛人们,明天系的华夏人寿体量更大,胃口也更大,方式上温和许多,闷声发财。这一年,华夏人寿保费规模近千亿元,接连持股太平洋、长园集团、中信证券、中国平安、金地集团、新黄浦等7只A股股权,但持股比例均未达到5%。同年,天安财险开始发迹,售出200多亿元理财型财险产品。


     高潮

    宝万大战引万能险争议

    2800亿行业净利润资产驱动负债带动行业高光时刻,万亿元短期理财险产品开花资产端保险名噪天下


     战鼓响,剑出鞘,繁华中暗藏凶险。

 

    2015年,寿险费改“三步走”收官年,困扰寿险公司多年的预定利率问题得到解决。

   

    2015上半年大牛市的疯狂、近八千亿元中短存续期人身险产品、两三千亿元理财型财险产品的刺激下,资产驱动负债型险企达到顶峰:安邦系险企净利润合计303.7亿元。其中,安邦人寿净利润,寿险业排名第三,197亿元;安邦财险净利润92亿元、和谐健康净利润7.7亿元、安邦养老7.0亿元。

 

    生命人寿净利润95亿元,寿险业第五;前海人寿净利润寿险第八,31亿元;国华人寿净利润16.5亿元,华夏人寿净利润14.6亿元,天安财险净利润3.9亿元……

 

   这一年也是中国保险灿烂光耀年,一枝独秀于金融三驾马车:投资收益7.56%、净利润2800亿元、总保费同比增幅20%……尤其是寿险行业,规模保费增幅43%,“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增幅95%,寿险江湖再度大洗牌。

 

    富德生命人寿成为第三大寿险公司,年入保费1652亿元;华夏人寿成为第四大寿险公司,年入保费1572亿元,超越太保、新华、泰康等老牌寿险企业。即便是安邦人寿、前海人寿也闯入寿险前十,分别录入951亿元、780亿元保费。和谐健康、国华人寿也已接近500亿元的保费,行业排名大增,成立时间不久的弘康人寿、珠江人寿年度保费也超过200亿元。

 

    2015年,资产驱动负债型险企手握充沛现金流,纵横资本市场,险资“买买买”名声大噪。

 

     大户安邦系先后介入招商银行、民生银行、金融街、金地集团、大商股份、欧亚集团、同仁堂、金风科技、远洋科技以及万科A,涵盖了地产、金融、科技、医药、商业百货等诸多领域知名上市公司,猎入股权动辄10%、20%,甚至30%。

 

    经历了2014年规模保费的负增长,2015年屡屡被传“喝茶”的张峻掌控之下的富德生命人寿保费增速达到138%,耗资数百亿元吃下浦发银行20%股权。

 

    刘益谦旗下的国华人寿则先后举牌了天宸股份、华鑫股份、新世界、东湖高新、国农科技、有研新材;郑永刚之君康人寿则买入三特索道、东华科技、中视传媒,无一不赚得盆溢钵满。

 

    这一切的高潮出现在年底,前海人寿举牌明星电力、合肥百货、南宁百货、中炬高新、南玻A、韶能股份后,巨资增持万科A,一幕蛇吞象的“宝万之争”,引“火”上保险。

 

    集万科缔造者、明星企业家等诸多光环于一身的王石对宝能系、保险资金甚至万能险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舆论战,多方厮杀其中,波及各大主流媒体,监管、学者等亦参与其间。

 

    舆论压力下,保监会对前海人寿投资万科的相关情况进行了专项核查,最终的结果显示,前海人寿举牌万科股票没有违反相关监管规定,并透露了“举牌是市场行为,依法合规的前提下,监管不宜‘干预’,但要引导”的信号。

 

    当年就险资举牌上市公司行为,保监会还有过一次摸底调查,给出了整体风险可控的一组数字。2015年一共有10家保险公司累计举牌了36家上市公司的股票,投资余额3650亿元,占整个保险资金运用余额的3.3%。平均持股比例是10.1%,涉及的36家公司中有21家是蓝筹股,投资余额占全部被举牌股票93%。

 

    2015年12月29日,保监会开了一个史上头一遭被各大财经媒体疯狂关注的会议——保险行业风险防范工作会议,各保险公司一把手参会,会上的定调也是“整体风险可控”。

 

    还是这一年,两位大老板入保险局。许家印数十亿元换来中新大东方半壁股权,发下宏愿:三年内恒大人寿业资产规模达到1000亿元,接手之时这一数字为37亿元。入主首月恒大人寿拿下百亿元保费。

 

    密春雷旗下上海人寿,开业首年保费即破百亿元。


     变奏

    “保险业姓保,保监会姓监”

    保监会一年四规中短存续期限五年整改,实体经济董明珠证监主官刘士余合击保险改行业走势


    2016年的资产驱动负债型先驱们几乎锁定了江湖地位。

 

    这一年,安邦人寿保费收入3304亿元,位列寿险第三;华夏人寿以1831亿元保费名列第四;第五乃富德生命1702亿元;和谐健康第六,保费收入1544亿元;前海人寿名列第十一,保费规模过千亿元。

 

    天安人寿687亿元,恒大人寿564亿元,国华人寿484亿元,弘康人寿428亿元,君康人寿302亿元……

 

    那厢,险资依旧驰骋A股市场,举牌不断、高潮迭起:年头至年末的“宝万之争”,年中的阳光举牌伊利股份遭强烈反弹,年末的宝能“血 洗”南玻A事件,以及恒大人寿的“买而不举露脸出货”的割韭菜手法,夹杂安邦人寿一周内两度举牌中国建筑,被中国建筑发公告表示欢迎。

 

    一时间,保险业风光无两,不再有人小觑,引发多路资本抢筹,数百家上市公司发起设立保险公司,从地方国资、大型实业到知名民营企业、互联网巨头均奔赴而来。

 

    当然,这一年还有,富德生命张峻配合调查,保监会派驻工作(接管)小组入驻生命人寿。

 

    “高潮”之后竟然还有“变奏”,这也注定了资产驱动负债型险企的命运。变奏的起因在于前海人寿举牌格力电器,实体经济界代表董明珠的那句“那是对实体经济犯罪”着实太沉重

 

    变奏的典型事件是12月3日(周六)的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以“妖精论”当头棒喝。记得那天特别戏剧性,一次普通的基金行业会议,“脱稿”的场景下,“妖精、害人精”等词赫然出现,大部分人都不明就里,各路媒体也很懵逼。现在回想,不得不佩服刘主席的消息灵通、洞若观火。

 

    金融大街15号做何反应不得而知。只是从12月5日(周一)开始,保监会对资产驱动负债型险企大动干戈,先是叫停前海人寿万能险新业务,随即又暂停恒大人寿委托股票投资业务,之后更进一步喊停华夏人寿、东吴人寿的互联网保险业务,并决定对9家递交了万能险整改报告的公司进行现场检查……

 

    其实,无论是2016年3月出台的《关于规范中短存续期人身保险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还是9月出台的《中国保监会关于进一步完善人身保险精算制度有关事项的通知》、《关于强化人身保险产品监管工作的通知》,虽然一次比一次严苛,但核心思想依旧是避免“急刹车”,给出5年过渡期,引导部分保险公司逐步调整业务结构。

 

    分管寿险的保监会副主席黄洪亦曾数度表态,万能险本身并没有问题,只是少数保险公司在万能险经营中存在一险独大、短钱长配的问题。

 

    且2016年底,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牵头完成的《规范杠杆收购,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基于“宝万之争”视角的杠杆收购研究》课题报告显示,宝能作为并购主体在现有金融监管规则下并未有任何违规之处

 

    但这些“正面”声音都挡不住12月3日后,急转直下的形势,剧情快速反转。包括“保险业姓保,保监会姓监”的再次强调及广为宣传,2016年最后一个工作日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人身保险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保险公司2017年中短存续期产品季度规模保费收入占当季总规模保费收入比例高于50%或者季度原保险保费收入占当季规模保费收入比例低于30%者,一年内将不予批准其新设分支机构……

 

    市场默然。幻象与迷雾并存。

    后记


    历史的演进无外乎人和事儿。事态的一步步发展我们已做尽可能详实、客观的记录,人物的笔触囿于篇幅则有限。

 

    一段大历史中,必然有大人物:

 

    既有项俊波、陈文辉、黄洪、房永斌、孙建勇、曾于瑾、刘峰、袁序成、王治超……监管大员们的运筹帷幄;

 

    也有吴小晖、肖建华、张峻、姚振华、许家印、郑永刚、密春雷、朱孟依三兄弟、刘益谦、郭广昌……及背后的资本系族们的推波助澜;

 

    还有方力、杨智呈、赵子良、高焕利、陈玉龙、郭自光、何志光、胡国萍、韩德、闻安民、傅杰……职业经理人们的亲历参与;

 

    多种力量的交汇博弈,明与暗、公与私间引发了一场保险的纷起燎原。

 

    这里再点一遍他们的名字,以为记录。

 

    如开篇所述,本文只是在回顾这五年断代史中的一个横截面。而这个横截面为什么值得记录,他们开启了一个怎样的2017年,请看『慧保天下』后续文章:恋曲2017:往前看106年,再论“保险姓保”定调下的路径迷思|大讨论之二》

End


2019年精准天机诗